www.hg0044.com|波音出现“财务主导型灾难” 半年坠毁两架飞机

2020-01-11 18:38:30 2325次浏览

导读:   半年坠毁两架飞机,波音出现的是“财务主导型灾难”文:赵晓 3月10日,埃塞俄比亚航空一架波音737 MAX8客机坠毁,机上有149名乘客和8名机组成员,包括8名中国人。这已经是波音737 MAX8半年内出现的第二起严重事故。2018年10月29日,印尼狮航另一架波音737 MAX8客机坠毁在印尼卡拉望地区附近附近,无人生还,共189人死亡。2深层本质原因是:“财务主导型灾难”而笔者对此事件的进一

www.hg0044.com|波音出现“财务主导型灾难” 半年坠毁两架飞机

www.hg0044.com,半年坠毁两架飞机,波音出现的是“财务主导型灾难”

文:赵晓  

3月10日,埃塞俄比亚航空一架波音737 MAX8客机坠毁,机上有149名乘客和8名机组成员,包括8名中国人。这已经是波音737 MAX8半年内出现的第二起严重事故。2018年10月29日,印尼狮航另一架波音737 MAX8客机坠毁在印尼卡拉望地区附近附近,无人生还,共189人死亡。

1

波音空难的直接原因

波音737 MAX曾是波音最畅销的机型,是波音公司及全球市场的主流机型。其在全球拥有超过 5000 架订单;在美国国内航班中,每3班就有1班使用的是737系列飞机,普及率居所有机型之冠。

印尼狮航坠机的调查倾向于认为,飞行数据传感器存在问题。波音公司此前曾向所有运营波音737  MAX飞机的航空公司发布安全公告,承认传感器可能存在问题,导致飞机自行大角度俯冲并坠落。

2018年11月,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针对事故中暴露出来的737 MAX机型在迎角传感器(AOA)数据错误的条件下,飞行控制系统存在反复发出错误水平安定面(机头向下)配平指令的风险,颁发了紧急适航指令AD2018-23-51,要求波音737-8/9(MAX)机型的运营人/所有人在收到适航指令的3天内,修订飞机飞行手册(AFM)的指定内容,以在运行程序和机型限制方面给予机组人员明确的指导。

2

深层本质原因是:“财务主导型灾难”

而笔者对此事件的进一步的研究发现,这可能是一桩财务主导引发的空中灾难。

“财务主导型灾难”这个词是我的发明,其思想出自《清教徒的礼物》一书。这本书回顾了美国百年管理,指出美国原本源自清教徒精神所创立的“良心+匠心”型经典企业管理模式在上个世纪1920-1970年代达到高峰后,因为美国社会的世俗化(指偏离传统信仰与价值观),逐渐沦丧为“贪心+财心”型的世俗企业管理模式。

在美国公司,不再是搞技术和产品出身,从公司底层摸爬滚打上来,注重群策群力的“通才型”与“共治型”领导出任CEO,往往是不懂技术的“专家型”“帝王型”的财务主管或者销售主管成为公司的CEO,从而令美国制造业越来越“脱实入虚“,最终将美国制造业带向“蝗虫”式灾难阶段。

据透露,波音737 MAX是市场上最新型的波音飞机,但它的启动方式与其他新型飞机并不相同。飞行员的操作反而与 52 年前启动第一架 737 的7个步骤类似:关掉机舱空调、调整气流方向、打开引擎、开启燃油、恢复气流、打开空调、启动发动机。

为什么是这样?波音737 MAX 这个型号的飞机基于 1960 年代的设计,其最新机型仍与1960年代老机型一脉相承,其系统也建立在数十年前的基础之上,其中许多部分甚至可以追溯到最初的版本。不断升级旧机型而非从头设计全新机型这项策略的好处就是:飞行员操作顺手,航空公司无需斥巨资重新培训飞行员和维修人员;而对波音公司来说,重新设计和测试要比从头开始的速度更快、成本更低。

一般读者会认为,航空公司必定安全至上,波音造飞机更应该安全至上。但你错了!事实上是利润最大化,而不是乘客的生命安全最大化主导了航空公司和波音公司。负责 波音737 MAX飞行控制系统的工程师迈克·伦泽尔曼说:“管理层希望做到两点,一是省钱,二是把认证及飞行测试的成本降到最低。任何改动都需要经过重新认证。”

波音之所以避免大规模改动飞机的设计,正是为了满足各家航空公司的需求。知情人士均匿名接受了此次公开调查。航空公司希望新型737飞机与旧型号相匹配,这样飞行员就可以跳过昂贵的飞行模拟器训练,轻松过渡到新机型的操作。而波音公司满足航空公司的财务需求,就能因此实现自己的利润最大化。

代价是什么?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数百位生命的丧失。

3

文化的衰败必导致企业的衰败

波音会衰败吗?在《清教徒的礼物》一书中,作者霍博兄弟指出,波音早就出了问题。2005年和2006年,波音刚刚推出梦想客机(Dreamliner)就大批量出售了350架,目的是为了省钱,把该产品80%元部件的生产任务外包给三大洲的43家供应商。结果造成了很多严重的误期,威胁到了自己的生存。而在那之前,波音一直亲自完成所有生产任务。

管理学名著《基业常青》曾赞美波音是个“很有愿景”的公司,但在《基业常青》出版九年后,波音就首次在民用飞机销量上不敌空中客车这家欧洲的民用飞机制造商。后者是波音的强劲对手,“在电传操纵技术和计算机辅助设计上始终领先于波音”。与此同时,在另外一项主营业务即军用飞机制造上,波音做得也没那么好。《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罗伯特·萨缪尔森讲述了波音衰败的故事,分为三个部分:“运气不佳”“管理无方”“政府政策不利”。

早在1969年,即美国清教徒管理文化主导的“管理黄金时代“的倒数第二年,波音就实现了一个“BHAG”(编者注:Big,Hairy,Audacious Goals,即:宏伟、艰难和大胆的目标),即推出了一款让运输界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飞机,波音747。不过,《基业常青》的分析过时了几十年。1990年代的后5年,波音被迫全面停掉了飞机制造业务,“因为它的装配系统失控了”。直到2003年,波音才把全自动装配线引入工厂,比福特晚了近一个世纪。

结论是:文化的衰败必导致企业的衰败,最终是国家的衰败。特朗普要让美国重新变得伟大,最大挑战不是别的,是文化!美国最大的敌人,也不是别人,而是其自身冠以“现代”“先进”“新潮”之名的各种衰败文化甚至死亡文化!